真人电子app

办学理念:   扬儒雅之风 建幸福校园
校训: 弘雅 尚德 笃志 博学 校风: 求真 务实 勤奋 创新
教风: 敬业 爱生 厚积 严谨 学风: 勤学 好问 善思 笃行
距离2021年高考还有:
您现在的位置: > 教师广场 > 教师文萃

教师文萃

不可忽视的五个字

 

苏教版八年级语文上册第三单元中选入南朝宋刘义庆编撰的笔记小说《人琴俱亡》。全文八十余字,浓浓的兄弟情谊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表达。

文本哪些地方以特殊的表达形式来表现手足情呢?“问”“索”“径”“弹”“掷”五个词,深藏实妙。

先看“问”和“索”。子猷、子敬兄弟皆病笃。子猷询问弟弟笃消息,子猷虽重病缠身(史料记载其患背疾),仍时刻不忘弟弟的病情。

再看子敬。为什么子猷对子敬的消息“不闻”?不难推断,子敬不愿让同样身患重疾的兄长为他的存亡牵挂,“封锁”了病情,因此,子猷“不闻消息”,便能断定子敬已亡,便直接“索舆”,径去弟弟家吊唁。这种情况民间鲜见。由此,足见兄弟俩不仅“同病相怜”,而且“心有灵犀”。浓浓的手足情跃然纸上。

再读子猷。民间奔丧吊唁,未见死者,哀声已起。而子猷一路上“了不悲”,子猷深知,子尊崇疾在身,在世之体只是时间问题。手足情的戛然而止实属断臂之痛。就弟弟已乘鹤而去,万般泪水已经无回天之效。强忍悲痛,也不失为痛惜手足的另类表现。所以,子猷一路上“了不悲”,实则欲哭无泪。子猷至弟弟灵堂,便径入坐于灵床上,取子敬琴弹”。按儒家礼教,居丧期间不得有欢娱表现,子猷弹琴是不合时宜的。然子猷不像常人那样,以号丧来表达自己的悲恸,而以一曲送弟最后一程,但他这样一位校琴高手竟也出现“不调”,不难读出,弹不调并非自己病重,实因悲伤至极,由此可见,不是琴不调,实为人不调也。

弦既 “不调”何由“掷地”?按民间习俗,仙逝之人遗物,均由家人保留部分,借以睹物思人,寄托哀思。子猷所弹之琴,乃子敬生前用品,照理应好好保存,为何子猷一反常规,竟将其掷地,并连呼“人琴俱亡”?关键在这个“俱”字上。在子猷看来,胞弟已亡,琴也该亡,这样,琴才能随人而去,若琴不亡,逝者与生前爱物阴阳两隔,岂不拂了逝者心愿?满足子敬的遗愿,也不失为悼念胞弟的最好方式,因此,子猷才将琴掷地,并连呼“人琴俱亡!

踩着“问”“索”“径”“弹”“掷”这几个“点”,走进作品,一路看到的,看似不合理的悼念方式,其实个中独特的方式中又蕴含着深深的兄弟手足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