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电子app

办学理念:   扬儒雅之风 建幸福校园
校训: 弘雅 尚德 笃志 博学 校风: 求真 务实 勤奋 创新
教风: 敬业 爱生 厚积 严谨 学风: 勤学 好问 善思 笃行
距离2021年高考还有:
您现在的位置: > 教师广场 > 教师文萃

教师文萃

文明在血色中前行

 

文明在血色中前行

——读《血色曙光——华夏文明与汉字的起源》

兴化市第一中学 黄巍

颠覆,绝对是颠覆!

手头的这本《血色曙光——华夏文明与汉字的起源》,读来让大家目瞪口呆呆若木鸡,让大家瞠目结舌五雷轰顶,彻底被吓到了,雷倒了,电到了。这感觉,就像是中世纪被教会思想洗脑的人民,听到伽利略日心说之类的奇谈怪论的莫名其妙;一直以为自己是造物主的光荣的人们,从达尔文那儿听说自己是猿的后代的不知所措;深信不疑地以为他是伟大领袖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却一夜之间发现他是深藏不露图谋不轨的野心家林彪而惊诧不已;天天看到听到电视媒体对他们歌功颂德的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之流,却突然之间发现他们不过是贪赃枉法生活腐化的国蠹民贼的大跌眼镜,读这本书,甚至比这些都要震撼,因为这关系到大家每一个中国人最原始最深处的民族自豪和荣耀。

《血色曙光——华夏文明与汉字的起源》这本书中颠覆了大家许多的常识和定论,如大家顶礼膜拜的黄帝他不是汉民族,却是实实在在的匈奴的同族,他也不说汉语,只是说阿尔泰语;夏商周秦的创建者们都不说单音节的汉语;蚩尤是金发碧眼的印欧人种,很可能是今天的凯尔特人;汉民族的先祖是奴隶出身,他们原本不在黄土高原上;华夏文明是狂暴的黄河投射出来的影子,充满了血腥屠杀;礼制的本质是奴役,造就根深蒂固的奴性;汉字起源于多音节的阿尔泰语,甲骨文原本是多音节读音;古代汉语是古人说的“洋泾浜英语”;华夏五千年历史中,真正由汉民族建立的王朝只有汉、宋、明,其他王朝都是由阿尔泰游牧民族建立的,而狼图腾就是阿尔泰民族的共同的信仰。

大家会惊诧不已,会觉得这些简直是信口雌黄,是颠倒黑白,是天方夜谭,是哗众取宠的大放厥词,是对五千年华夏煌煌文明史常识的无知和亵渎。然而,这些恰是徐江伟先生经过大量的搜集资料,深入细致的考证得出的结论。徐江伟先生认为:远古时期,长江流域广大范围之内,有过两大民族长期激烈的搏杀,游牧民族处于强势,搏杀的结是农耕汉民族先民被驱赶到中原沦为奴隶。儒家理论中无比美好的三皇五帝时代,无比圣明的周天子时代不可能真的存在过,而人类文明的曙光,确是在这种血腥的,可怕的场景中出现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呈现一种加速度状态,开始会非常缓慢,后来会飞快加速。更加超出人们想象的是,人类文明不是像儒家描述的那样在脉脉温情中出现,而是在无比残酷的血与泪中潜行。这是由人性决定的,人从动物界分离出来的时候,不可能完全脱去兽性。喜欢大开杀戒掳掠人口为奴是游牧学问的特征,也是大家考察和理解华夏文明如何一步步发展到儒家典籍所描述的社会形态,

掩卷深思,难道大家一直奉为圭臬的儒家的金科玉律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谎言?难道大家一直当成圣人的周公孔孟给大家撒了一个弥天大谎?难道五千年的历史真的像鲁迅所说,“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但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是写着两个字‘吃人’”?我不禁迷茫了。

中国大地上,五千年来,草原民族和农耕民族到底谁打败了谁?谁改变了谁?谁征服了谁?大家不可否认的是古代阿尔泰游牧民族拥有这样一种狼性学问的历史意义,理解这种狼性学问的历史作用,正是大家理解华夏文明起源的一个切入点。大家可以从这种狼性学问中学到很多,如草原民族的坚忍不拔,草原民族的团结一致,草原民族的危机警备意识。今天的社会大家尤其要自强不息,危机存在于每个事物中,也是大家人类的生存法则。国家要富强,企业要发展,也必须学会在危机中强盛。因为世界也选择强者。国家不强就要被列强瓜分;企业不发展就要濒临破产。而人呢?不进取,也就是自甘被淘汰。大家要团结一心,大家要学习狼的“不息、不淫、不移、不屈”的狼的精神和狼图腾精神,以更坚韧的毅力对待改革,接受锻炼,在危机中成长,壮大。

同时,大家也应看到草原民族的残忍滥杀,正如约瑟夫普利策所说的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人性中一直包含了兽性的成份,因为人从兽类中走出来,无法完全脱尽野性。华夏文明的特色是大部分人的人性处在极大的压抑之中,特别是为耕奴的汉民族先民,人性被压抑到动物不如的水平,成了可以任意宰割的畜口,而另一部分作为奴隶主的人,人性则处于极大的膨胀之中,反差特别强烈,为人类历史所罕见。

在这样的漫长的对抗中,是匈奴人横行无忌掳掠杀戮赢得了天下,还是孔孟的亲亲爱人克己复礼最终收获了人心?是成吉思汗的铁蹄最终踏平了宋太祖宋太宗的苦心经营建立的文采风流,还是关汉卿马致远的忠孝节义最终折服了忽必烈们的金戈铁马?所谓的正义到底在哪里?谁能最终评判孰是孰非、孰对孰错?仁爱与杀戮的两种意识相互斗争,到底孰是孰非?就像在金庸的小说《射雕英雄传》的结尾,以郭靖和成吉思汗的对话来结尾。成吉思汗自己建立的国家,是非常伟大的。他说,我的国家,从国土的中心,去东西南北,任何一个方向,都要走一年才能到。他说,古往今来,有哪个帝王,像我这样伟大?但郭靖说,自来英雄而为当世钦仰、后人追慕,必是为民造福,爱护百姓之人。以我之见,杀得人多却未必算是英雄。”“的征战始终与大家相伴,就像天使与魔鬼,只是人性的两张面孔。不经意间,你也许就会走上另一条道路,展露另一半容颜。在大家的内心深处,天使与魔鬼两种思想的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止。我想,华夏民族成为大家今天的社会形态,这中间一定经历过漫长的冲突斗争,最后,“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万物”王道思想孔孟教诲才逐渐地被大家的祖先所选择信服,成为大家行动的指南,所以历史可能会被篡改,但是天道不会被抹杀!

文明,在血色中前行,人性,在斗争中回归,信仰,在迷茫中坚定!

 

 

(兴化市第一中学 黄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