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电子app

办学理念:   扬儒雅之风 建幸福校园
校训: 弘雅 尚德 笃志 博学 校风: 求真 务实 勤奋 创新
教风: 敬业 爱生 厚积 严谨 学风: 勤学 好问 善思 笃行
距离2021年高考还有:
您现在的位置: > 教师广场 > 教师文萃

教师文萃

解放战争时期地下党的群众工作策略

 

【关键词】 解放战争   地下党   群众工作

【内容摘要】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是敌强我弱。党为取得斗争的胜利,“隐蔽精干、积蓄力量”的方针下,开展、发动群众工作,并注意采取策略。

 

解放战争时期,地下党要开展群众工作,斗争中策略的使用具有重要的作用。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相比还是敌强我弱,所以对敌斗争仍不能背离“隐蔽精干、积蓄力量”的方针,否则就会遭受严重损失。策略运用得正确,使大家有利条件增加,孤立削弱敌人,壮大群众力量,扩大统战基础,党的威信提高,革命力量就可以保存。[1]

如何运用策略,决定策略,必须服从三原则:1.具体策略的规定,要服从总的战略任务,即一切为了积蓄力量;2.局部策略的规定要依据整个策略原则,即群众运动中策略的规定要与当前国内阶级关系,革命战略部署相一致;3.具体策略的运用与群众运动的发展规律相结合,就是说要在策略上主动地迂回与变换,以适应群众运动的曲折性与连续性。斗争要有策略,不打硬仗,要能适可而止,不闹决裂。在斗争形式上应该主动地运用分散与集中的相互交替的方式,以便不断用滚雪球的方式积蓄力量。[2]这些理论为上海地下党群众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思想上的引导。

(一)利用合法条件组织群众

迅速将各界群众组织起来,是抗战胜利以后,中共中央对上海地下党工作的一项极其重要的指示。1945821日深夜的另一份急电中又指示:“保存大家在工人及其他人民群众中的组织基础,以便将来能够进行民主运动,目前应该组织工会及其他人民团体。”[3]中央华中局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在824日给刘长胜等人的电报中指出:“今后的方针应广泛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普遍广泛的建立工会和各种群众团体,开展广大群众性质的反汉奸运动和改善生活的斗争,这种群众运动、群众组织的发展得愈多愈大就愈好”,“必须在群众运动基础上发展党员”,“建立党得秘密工作”[4]强调了利用合法在组织群众中的重要性。

抗战胜利后初期,在群众为维持生活而举行的经济斗争此起彼伏席卷全市的同时,掀起了成立工会的热潮。当时国民党政府承认工人有组织工会的权利。但他们希翼通过政权力量,把工会控制在自己手中,进而控制广大群众。共产党人则坚信,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完全可以把这些合法的工会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共产党在工人群众工作主要同国民党争夺合法工会领导权。 

争夺工会的斗争首先从筹备工会开始。

上海地下党员和进步群众抢先在各工厂将工人登记编组,选出代表。战后上海的第一家工会是中共大康纱厂地下党支部领导的大康纱厂工会筹备会。该厂筹委会是在党组织领导工人开展争取生活维持费斗争的过程中诞生。该厂地下党支部在日本投降后,马上领导工人要求厂方发给欠薪和生活维持费,经过交涉,迫使日方业主给每个工人发了大米、食油等生活用品。首战告捷,工人欢欣鼓舞,党支部抓住时机,迅速组织起工会筹备会。[5]通过地下党员的积极活动,各工厂工会筹备会之间又迅速地形成联合组织。

国民党在组织工会筹备会上未占得上风,便宣布已建立的工会必须按照《恢复地区人民团体总登记办法》到社会局登记,否则视为非法,予以取缔。针对国民党的这一做法,党采取的策略是利用合法,到社会局登记的策略。

国民党抓住“登记”这个机会,用各种方法向工人进攻,如不予批准、运用包办、操纵等手段安插人手,甚至进行捣乱以阻碍工会的成立。对此上海党组织采用的具体策略是:(1)不正面反对国民党塞人进工会,而在群众中做工作,说明哪几个候选人是大家原来选的,哪几个人是国民党塞进来的,底牌全部摊给群众,使那些塞进来的人落选。(2)依靠有觉悟的群众,不等国民党批准,就正式成立工会,并公开大造声势,邀请各业各厂工会代表、社会名流、包括国民党的党政军机关派人到会,争取得到舆论上与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支撑,做到合情、合理、合法。[6]

正确的策略使党在组织群众方面取得重大成果。各业工会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据统计,从抗战胜利到1946815日止,上海已成立的产业工会有153个,职业工会有108个;在筹备会中的产业工会有37个,职业工会有27个;在整理中的工会有4个;其他未被承认和批准的或被认为非法的工会未计算在内。会员总共有近30万人。其中绝大部分是共产党人所领导。[7]也有些工会上层控制在国民党手中,但是共产党在其基层仍有很大影响。

(二)加强对群众的政治宣传

1、利用报刊等合法形式宣传群众

为了加强党对学问舆论宣传工作的领导,上海地下党成立了宣传委员会专门负责党的宣传工作,利用公开的报刊,向群众进行宣传。上海地下党组织主要利用了三个方面的报刊。

一是党直接领导创办的报刊。报刊主要有,《新生活报》、《联合日报》;在报纸方面,有名的有《建国日报晚刊》、《联合日报晚刊》等。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在上海还创办、领导了多种杂志,如《文萃》、《经济周报》、《新学问》、《文摘》、等等。

二是支撑、影响并争取中间或中间偏左的民办报刊。这方面的报刊主要有唐弢、柯灵主编的《周报》周刊;郑振铎主编的《民主》周刊,此外19458月复刊的《文汇报》以及19455月创刊的《新民报晚刊》都是属于此类性质的报刊。

三是打入和利用国民党控制的部分报刊。如顾祝同的《前战日报》、吴绍澍的《正言报》、孔祥熙的《时事新报》、汤恩伯的《改造日报》等,先后都有中共党员或接受党领导的进步人士在其中担任编辑和记者,甚至连《扫荡报》、《东南日报》也有进步力量渗透进去。

2、利用群众学问活动开展政治宣传

随着国民党加强资讯控制和对进步报刊的迫害扼杀,公开的政治宣传越来越困难,上海地下党便充分利用群众组织的力量,在各个行业努力开展群众性的学问活动,用群众文艺的形势传播革命思想。如在工人、职工、教师学生中建立歌咏队、戏艺组等文艺组织,召开各类文艺演唱会,大唱进步歌曲,演出各种活报剧。既丰富了广大群众的业余生活,又传播了进步思想。此外,影片、戏剧、漫画、木刻、音乐等等都是党开展舆论宣传的重要阵地。

3、开展秘密宣传活动

在政治环境进一步恶化的上海解放前夕,任何公开的政治宣传或进步群众学问活动都已丧失了活动的条件,上海地下党动员广大党员和进步群众开展了各种形式的秘密宣传活动。

许多撤退到解放区的党员写信回来,把解放区的情况告诉本厂的职工,鼓励大家以实际行动迎接解放。法电党总支以朱俊欣的名义刻印500份给法电全体职工的信,要求大家“加强团结积极护厂,保证水电交通不停,迎接上海解放!”有的工人接到信后还贴在车站上,使人人都能看到。[8]江南造船厂的共产党员、“工协”会员以及团结在党周围的积极分子一起出动,广泛散发传单,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并动员工人行动起来,保护工厂,迎接解放;各种机器上、工具箱里、仓库的门缝里、办公室里的写字台上、抽屉里、厕所里都散发了传单,宣传解放军胜利进军的大好形势,揭露国民党种种欺骗伎俩。在高校中,党员和积极分子深入群众,通过个别漫谈、读书小组等社团的活动、举办辩论会等方式,宣传解放战争形势、解放军战果和党的政策。各校的地下党员普遍组织了读书活动,有的学校参加读书活动的学生高达70%-80%[9]同时,地下党还在学生中传阅进步报刊,进行宣传,如香港《群众》周刊的报道和评论、新华社的资讯和社论等。在积极分子中,则着重组织他们秘密学习《目前形势与大家的任务》、《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等文件,加强思想武装。

(三)合法而有节制的群众斗争

1、坚持“合法”的斗争原则

 抗战胜利后,由于国际和国内政治的种种压力,国民党不敢断然抛弃“和平、民主”的面具。特别是国共双方签订停战协定、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后,国民党当局对于群众性的政治抗议活动还不敢赤裸裸地进行大规模的血腥镇压。这些有利的形势,得共产党有利用合法的形式开展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的条件。

19451215,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对华政策声明,表示希翼中国停止武装冲突,同时还派遣马歇尔作为总统特使来华调停国共冲突。马歇尔来华的第一站是上海。中共上海地下党根据中央关于“通过合法斗争表达人民的力量和意愿,要马歇尔公平调停内战,促使中国国内和平,建立民主政权”[10]的指示,决定以“迎接马歇尔来华调停”的名义,组织大、中学生采用合法的形式举行全市性的请愿活动,以显示人民的力量和意志,并通过斗争把大、中学生组织起来。利用合法开展斗争,能使共产党人更广泛地发动和教育群众,把广大中间、后进的群众吸引到运动中来,密切党和群众的关系,使党组织能更好地隐蔽在群众之中。

2、政治斗争与生活斗争相结合

上海地下党认识到,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相结合是工运重要原则之伟大力量;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斗争,应根据群众的切身利益和觉悟程度,从经济斗争开始,把工人群众吸引和团结在党组织的周围,进而开展适当的政治斗争,以扩大党的政治影响。

虽然经济斗争非常重要,但在生活斗争和政治斗争交替开展时,又要善于适时地把生活斗争提高到政治斗争。用周恩来的话来说,就是必须:“扩大宣传,避免硬碰,争取中间分子,利用合法形式,力求从为生存而斗争的基础上,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与反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11]。如1947519日,上海学生“反饥饿、反内战”游行,就是从国立大学学生要求保障生活增加公费抢救教育危机开始的,在斗争中教育群众认识到饥饿的根源是国民党反人民的内战,在示威游行中喊出:“向炮口要饭吃”的口号,从而把争取改善生活条件的经济斗争升华到了政治斗争的高度,并使两者紧密地结合了起来。

3、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

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克敌制胜的法宝之一。上海工人运动历史的发展也证明:工人阶级“单凭自己一个阶级的力量,是不能胜利的。要胜利,就必须在各种不同的情形下团结一切可能的革命的阶级和阶层,组成革命的统一战线。”[12]在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时,共产党人提出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反对美货倾销”、“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等口号,获得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社会各阶层普遍同情甚至支撑,这也使爱国民主统一战线的范围更为广泛。

学生运动中也普遍实行了统一战线策略。一是学校内部的统一战线,就是努力争取取教师和校方的支撑;二是社会的统一战线,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同盟者,重视联合上层民主人士和社会各阶层知名人士,扩大对敌斗争的社会基础和政治影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孤立和分化瓦解敌人。上海学生历次不同时期不同形式生活自救性的助学活动都与尊重师长,帮助和保障教师生活相结合。如1946年尊师运动中的收入,首先用来预发教师的几个月薪金,使教师免受物价飞涨的损害,保障教师生活。学生的斗争得到教师的广泛同情,积极支撑。为了扩大社会统一战线,争取社会支撑,学生始终积极倡导爱用国货运动,还举办过劝用、销售国货的助学活动。194865日,全市学生举行了大规模“反美扶日”游行,反对“资本美国、工业日本、原料中国”的“反美扶日”运动,得到了民族资产阶级与广大社会著名人士的同情和支撑。社会上统一战线与校内统一战线相互结合,互相促进,使大家斗争的社会基础更加广泛,敌人更加孤立。

4、分散斗争与集中斗争交替和“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

由于始终坚持白区工作隐蔽精干的原则,共产党人注意掌握群众斗争的节奏,实行分散斗争与集中斗争循环交替,从分散到集中,再从集中到分散,波浪式前进的策略。在条件还不完全成熟的时候,只进行分散的斗争;在形势有利,统治当局的弱点暴露,群众的情绪高涨时,及时把分散的斗争集中起来,采取突发式的进攻;当统治当局醒悟过来、试图进行严厉镇压时,共产党人又化整为零,分散到群众中去。地下党在这种斗争中,不断积累和壮大自己力量,在发展中求巩固,在巩固中求发展,扩大和提高积极分子队伍,发展的党组织。

同时,地下党在领导群众斗争的过程中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见好就收,绝不冒险蛮干。要通过每一次斗争,每一个运动,达到加强群众的团结、提高群众的觉悟、密切党和群众联系的有限目标。194865日“反美扶日”大示威,国民党当局已用装甲车、机枪、特务包围了交通大学等学生运动的主要基地。尽管一些学生们情绪激昂,主张不顾一切冲出校门,显示自己的力量,但交大的党组织却相当沉着。他们在校内装上扩音器,向周围市民和包围学校的大批军、警、特务进行宣传,散发大量宣传品。结果,不仅不少市民深切同情学生,一些警察也受到感动,从墙外投进字条,说:“大家同情你们”。[13]在学生向军、警宣传时,负责指挥的警官竟进退两难:撤退,学生要冲出去游行;包围着不散,又怕军心动摇;不得不用“立正”、“稍息”和命令唱国民党党歌等办法来转移军警对学生宣传的注意。



[1]中共上海市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学生运动史》,上海翻译出版企业1991年版,第243页。

[2] 中共上海市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学生运动史》,上海翻译出版企业1991年版,第243页。

[3] 《中共中央关于停止上海武装起义给华中局的指示》(1945821),转引自《中国共产党上海史》(1921-1949),下册,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423页。

[4] 张祺:《上海工运纪事》,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上海分社1991年版,第166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